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《丽水2018最新注册送现金》 《处州晚报》
◎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新闻中心 > 焦点  正文

【边疆党旗红】放过羊接过生,他是草原上的“喜喜连长”

丽水网 - 来源: 中国新闻网  2019-07-10 15:23
编辑:胡蕴韵 | 责任编辑:马丽飞〗

视频:看病、接生、调解矛盾,他被新疆民众称为“喜喜连长”来源:中国新闻网

中新网和田7月5日电(刘欢)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那么一些人,让你越走近,就越肃然起敬;越了解,就越心生暖意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的张永进,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张永进。

  在兵团最偏远的少数民族聚居的十四师一牧场,张永进放过羊、站过岗,当过兽医、卫生员,当过多年的连长,还在场部机关做过民政、信访、政法等工作。在当地,牧工群众不管有纠纷,还是有困难,都爱找张永进。只要张永进一出面,各种问题都会顺利解决。

  把自己的大半生献给牧场,张永进唯独觉得对不住的,就是自己的家人。“我要用我的余生好好陪伴家人,弥补对家人的缺失。”张永进动情地说。

草原上的“喜喜连长”

  6月16日,和田市策勒县奴尔乡沙依巴克村一家小院内,张永进和当地畜牧站退休干部托乎提巴拉提·西地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亲切地拉着家常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张永进和当地畜牧站退休干部托乎提巴拉提·西地克,时隔一年多未见,见面后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  张永进和托乎提巴拉提已经是相识40年的老朋友了,两人结缘于一次草场纠纷事件。

  那是1979年2月,一场大雪模糊了一牧场二连和奴尔乡草场之间的边界。二连的几只羊,误入了奴尔乡草场,被乡民关了3天。时任二连卫生员的张永进,被派去处理这件事,代表奴尔乡的正是托乎提巴拉提。

  当时,双方的牧民情绪都比较激动,一场冲突一触即发。关键时刻,两位“领头人”冷静地控制了事态的发展,都认为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,妥善解决了纠纷。后来,在工作上,两人开始有更多的交集,成为了很好的朋友。

  当上二连连长后,张永进处理的纠纷更是数不胜数。因为历史原因,二连和奴尔乡草场纠纷不断。每每发生纠纷,张永进都在中间说合:“连队人少草场大,当地人多草场小,我们让着他们点行不行?”从此确定了边界线,再也没有冲突争议。

  每年开春,奴尔乡羊的饲草料短缺问题都让托乎提巴拉提心烦。张永进得知后,提出每年3月牧工向产羔场转移后,可以让出冬草场,以解决奴尔乡草场紧张的问题。而当二连剪毛期劳力不足的时候,托乎提巴拉提也会主动带着村民前来帮忙。

  相互理解、相互帮助,在兵团和地方群众间,已经非常自然。这些年,张永进为当地维吾尔族职工和地方农牧工解决兵地草场纠纷700余宗,调解民事纠纷400余次,撮合幸福美满婚姻家庭300余对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张永进和托乎提巴拉提在一牧场的草场上。

  因为小名叫“喜喜”,牧民亲切地叫他“喜喜连长”。人们常常说:“有事就找喜喜连长!”“只要喜喜连长来了,什么问题都能解决。”

  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、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、兵团“五一”劳动奖章……一大堆荣誉,张永进最开心的还是2014年8月,一牧场党委正式将他工作生活25年的二连命名为“一心向党张永进连”。站在这个标志前面,张永进喜形于色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2014年8月,一牧场党委正式将他工作生活25年的二连命名为“一心向党张永进连”。

  马背上的“救命恩人”

  牧民对张永进的信任从何而来?这得从1967年说起。那一年,张永进开始学兽医。后来,好学的他又用四年的时间,在医院学习医术,专业是妇产科。

  一个大男人,为什么要去学习妇产科?怕不怕被别人嘲笑?张永进说,当地交通、环境特殊,看病难一直困扰着牧工,有的妇女甚至来不及赶到医院,在路上自己接生,还有妇女因为难产救治不及而失去生命,当地急需这方面的人才,人们也都理解。“就算有人不理解,我也不怕。”

  1972年到1982年,张永金在二连当了10年的赤脚医生。在这期间,张永进背着药箱、骑着马在草原上奔波,帮助过的人数不胜数。

  二连的一位老牧民萨伊普加玛丽·麦提托合提,一双儿女都是张永进接生的。萨伊普加玛丽生女儿那时,刚好发洪水,张永进骑着毛驴,冒着风险过河,到她家的时候脚都冻僵了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萨伊普加玛丽·麦提托合提。

  近半个世纪的时间,张永进在山区接生了156个孩子。好多牧民在临终前,都会嘱咐孩子:“如果‘喜喜连长’遇到什么难办的事,一定要帮助他。”

  据不完全,近半个世纪的时间,张永进这位马背上的“全能医生”,共诊治各族干部职工群众2000余人次,还挽救过56人的生命。

  那是在巡诊过程中,张永进发现一家人正在伤心地哭。一问得知,家里4个月的女儿发烧,已经没有呼吸了。张永进上前检查,发现还有心跳,赶忙为宝宝打针治疗。一个星期后,宝宝的病痊愈了。直到今天,当年的小婴儿已经结婚生子,还经常说起,是“喜喜连长”救了她。

  有年轻牧民在街上偶遇张永进,拉着张永进的手跟同行的人介绍:“我每次见到‘喜喜连长’,就像见到爸爸一样,因为我就是他接生的。”

  “看到曾经被我接生过或者医治过的小孩如今长大成人,见我如亲人,这是最欣慰的时刻。”张永进憨憨一笑。

牧民口中的“脱贫致富带头人”

  1986年,张永进任一牧场二连党支部书记,身上的担子更重了。当时,二连已连续几年经济亏损,羊群存栏数不足6000只。张永进多方奔走,协调银行贷款,为连队购买一批羊只,并制定了包羊到户、责任到人的全新经营管理办法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一牧场的羊群。

  羊有了,新的经营管理办法有了,职工们的生产积极性被激发出来。1988年,二连的羊只存栏数超过了1万只,经济发展指标更是连续8年在一牧场四个牧业连队中排名第一。

  有人富起来了,还有人穷着。张永进创新性地让一户富户和一户穷户结对,让大家共同富裕。直至今日,二连的牧民生活水平,都普遍比其他连队高。这都是张永进当年打下的底子。

  “做任何事都是为牧民着想。一个党员的责任,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维护好人民的利益。”张永进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牧民拜克图米·阿西木,跟银行贷款30余万元养羊,后来羊群不慎都死了。房子被收走,没钱交养老金。张永进个人拿出8000多元,帮助牧民交养老金。牧民麦麦托手达,也是没钱交养老金,东挪西借,还差1.2万元,张永进借给了他。

  后来,拜克图米还了4000元,麦麦托手达也还了4000元。至于剩余的,张永进知道他们还不起,索性甩甩手,不要了。

  今年52岁的二连个体户纳斯尔·巴拉提,做生意赔钱后,家里经济困难。一缺钱就找张永进借,几百、几千地借,有钱的时候再还,张永进从没二话,有求必应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纳斯尔·巴拉提。

  还有一次,纳斯尔因为胃痉挛,被邻居送到医院,刚好被张永进看到。张永进知道他家除了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以外,没有其他亲人,于是在医院守了他一夜,第二天把他送到家。直到今天,纳斯尔仍感念张永进的恩情。

  连队里,张永进帮助过的人不计其数,但很多事张永进都记不清了,甚至有多少人借钱没还也记不清了。

  他只记得,这些年,他的工资几乎全部用来帮助贫困人群,没给过家里一分钱,孩子都是老伴的工资在养。

  甚至,他自己在买房的时候,还需要向亲戚借钱。“8万元的房钱,借了6万钱,后来用自己的工资慢慢还掉了。”

  “让这么多人过上幸福生活,他们开心,我就开心。”这是张永进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  常年待在兵团最边远的团场,张永进也不是没想过离开。乌鲁木齐市、和田市、策勒县……曾经,先后有七次调离一牧场的机会,但是,每当想到和当地牧工和群众结下的深厚友谊和感情时,每当看到牧民哭哭啼啼地挽留他时,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来。

  家人眼中的“大忙人”

  对得起牧场,对得起连队,对得起牧工,但张永进唯独对不起的,就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“最大的遗憾,就是对家人照顾太少,亏待了家人。”张永进不无遗憾地说。

  张永进的爱人曾埋怨他:“这哪是你的家,明明就是你的招待所。”

  张永进的女儿也回忆,自己小时候,父亲一个月回家一次,回来后,也常常被人叫走去帮忙。

  “有一次,爸爸刚到家,就被人叫去帮忙割草,没过一会儿,一身血就回来了。我当时都吓懵了。”原来是张永进在割草的时候,不小心被铡刀割伤了手腕。

  到医院缝针的时候,张永进跟医生说,“不用麻药,直接缝吧。”缝了七针,张永进一滴眼泪没掉。直到现在,张永进的手腕上还留有很长的伤疤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张永进向记者展示手上的伤疤。

  小时候,女儿特别不理解父亲。“为什么我的父亲总不在家?为什么我的父亲总不能来参加我的家长会?”

  直到初中毕业的留言册上,女儿很自然地将“我的偶像”一栏填上“父亲”,她才真正与父亲握手言和。这时候的她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不自觉地以父亲为荣。

  “积极向上,乐于助人,善解人意,耐心细致。”在女儿的心目中,张永进身上有太多美好的品质,这些品质也影响着女儿的人生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女儿谈起父亲张永进的经历,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。

  2015年,当父亲退休后再次被牧场返聘时,全家人反对,女儿还差点与父亲翻脸。张永进劝告全家人,要以工作大局为重。“牧场现在需要我。”三年后,张永进终于彻底离开牧场,回归家庭。

  记者在采访时,巧遇张永进当年的搭档,原二连副连长卡思姆·伊地力思。他默默地等待记者冗长的采访,只为和张永进多说几句话,多相处几分钟。谈起当年的送别场景,卡思姆红了眼眶。

  他向记者描述,当天,好几十人来到团场,与张永进流着泪告别。大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保重身体!好人有好报!”

  此次,张永进离开牧场,卡思姆再次拎着大包小包,依依不舍地送走了自己的老朋友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老搭档卡思姆·伊地力思送别张永进。

  退休后,为了弥补对家人的缺失,张永进每天陪伴家人,做饭,擦桌子,扫地。生活虽然琐碎,但张永进乐在其中。

  今天,即使离开了连队,居住在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,张永进仍然能接到来自牧民的电话,有求助的,有咨询的,张永进总会一一指导他们,帮助他们解决困难。

  回望自己的人生经历,张永进说:“自己一直在做民族团结工作,而民族团结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相互信任,相互理解,就是要增强各民族之间的感情和友谊。今后,希望干部们都能做好这一点。”

 

如遇侵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(电话:0578-2127345)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
分享至:



 
 

2018最新注册送现金